银行系2家子公司资本金本月狂增近33亿,非标转标规则制定进行时

摘要:过去几年,由于利润较高,银行非标业务迅速扩张。在当前监管要求下,据业内估算,面临回表压力的非标规模约达十万亿元级。
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及多位专家表示,中小银行面临的非标回表压力主要来自存款规模及资本充足率方面的限制。监管人士日...

摘要:徽商银行管理层与大股东之间产生分歧的症结是什么?回A之路又是否会因此受影响?
7月2日,徽商银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在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徽商银行董事会提请的2017年度利润分配预案获出席股东80.61%的投票赞成通过,大股东中静系提呈的关于利润分配的...

摘要:基金行业近期频频出现大手笔增加注册资本金。根据基金公司公告,农银汇理基金宣布增加注册资本金15.5亿元;6月初,浦银安盛也宣布资16.3亿元,为基金行业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增资。
业内人士表示,谋求开展新业务和财务上的压力是基金公司增资的重要原因。目...

  过去几年,由于利润较高,银行非标业务迅速扩张。在当前监管要求下,据业内估算,面临回表压力的非标规模约达十万亿元级。

  徽商银行管理层与大股东之间产生分歧的症结是什么?回A之路又是否会因此受影响?

  基金行业近期频频出现大手笔增加注册资本金。根据基金公司公告,农银汇理基金宣布增加注册资本金15.5亿元;6月初,浦银安盛也宣布资16.3亿元,为基金行业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增资。

  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及多位专家表示,中小银行面临的非标回表压力主要来自存款规模及资本充足率方面的限制。监管人士日前表示,非标转标规则正在制定中。未来非标资产及标准资产的定义将进一步明确。为支持实体经济,非标转标规则可能会制定相关条款引导资金流向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同时可能规定限制资金投放的行业。

  7月2日,徽商银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在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徽商银行董事会提请的2017年度利润分配预案获出席股东80.61%的投票赞成通过,大股东“中静系”提呈的关于利润分配的临时提案仅获出席股东17.7%的投票赞成,未能于股东大会上获得通过。

  业内人士表示,谋求开展新业务和财务上的压力是基金公司增资的重要原因。目前已经进行的增资,金额较高的大手笔增资多是为了基金子公司达到净资本监管要求,或是为了支持公司新业务的发展。

  规避监管形成庞大规模

  这一幕似曾相识。

  多起大手笔增资

  近年来银行非标业务迅速“膨胀”。中信建投证券研究所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称,非标产品绕过银行或债券审批管理部门,通过某个非标准化的载体将投融资双方衔接起来。

  一年前的股东大会前夕,中静方面也曾提出“高配”分红方案,再往前一年双方曾就是否发行境外优先股产生过分歧。而“中静系”在这两次在与徽商银行的对垒中同样落败。

  农银汇理基金公司公告称,根据公司股东会决议,将公司注册资本由2亿元增加至17.5亿元,增加注册资本后,公司股东及股东出资比例保持不变,其中,农业银行(3.46
-1.98%,诊股)、东方汇理资管、中铝资本控股公司持有股份占比分别为51.67%、33.33%、15%。

  杨荣介绍,在资规新规发布之前,表外非标资产在“信托贷款”“委托贷款”“明股实债”“应收账款、承兑汇票等其他资产”等方面迅速扩张,银行同业业务之下也隐藏了大量非标资产。

  徽商银行管理层与大股东之间产生分歧的症结是什么?回A之路又是否会因此受影响?

  15亿元的大手笔增资未能打破最高的增资记录。6月份,银行系基金公司浦银安盛基金宣布,公司注册资本由2.8亿元增至19.1亿元,增加金额高达16.3亿元,是基金行业至今为止最大的一笔增资。根据公告,浦银安盛基金公司的是次增资由所有股东同比例出资,增资完成后,各股东出资比例保持不变。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由于非标资产利润较高,同时有利于规避资本充足率、信贷额度等方面考核,银行乐意扩展非标业务。

  利润分配再现分歧

  实际上,今年还有多家基金公司宣布增资,兴业基金3月份宣布增资5亿元,增资之后注册资本由7亿元增加至12亿元。方正富邦也在3月份宣布增资,公司股东按现有股权比例向方正富邦同比例增资2.6亿元,增资后注册资本增加至6.6亿元。此外还有永赢基金在今年1月份增资7亿元,增资之后注册资本金从2亿元增加至9亿元。

  同时,从融资结构看,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赵亚蕊表示,长期以来,国内融资结构以间接融资为主,由于银行面临资本充足率等监管考核及自身风险管控等要求而难以充分满足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因此,一些信用资质相对较差,无法通过银行信贷、债券等形式融资的企业会通过非标满足融资需求。

  6月10日晚间,徽商银行公告称,持股4.02%的股东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中静四海”
)及持股4.38%的股东 Wealth Honest Limited(下称“Wealth
Honest”)由于不满原利润分配方案,另提临时方案。

  近两年,基金公司增资频频出现,招商基金、德邦基金、鑫元基金等约20家基金公司都进行了行为。不仅增资的公司多,而且金额也相当大。如2017年10月,鑫元基金获得股东等比例增资15亿元;招商基金在去年四季度宣布增资11亿,公司注册资本金从2.1亿元增加至13.1亿元。

  “对于投资者来说,非标的收益高、形式灵活,可以规避各种监管指标,达到套利目的。”赵亚蕊强调,尤其是随着近两年金融创新居多,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旺盛,非标业务发展迅猛。

  资料显示,此次对原分红方案提出异议的中静四海和Wealth
Honest,连同中静新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静新华)、中静新华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中静新华香港和Golden
Harbour共5个徽商银行股东(统称“中静系”
),均由上海宋庆龄基金会控股。2011年末,中静集团原实际控制人高央将中静集团股权捐赠于上海宋庆龄基金会,现上海宋庆龄基金会持有中静集团97.5%股权,中静集团现为公益慈善组织旗下的经营性企业。

  助力子公司业务发展

  过渡期中小银行压力大

  根据公告,徽商银行原拟定的2017年利润分配预案为:采用股票股利与现金股利相结合的股利分配方案,为每10股送1股(含税)加每10股派人民币0.25元(含税),共计送红股约11.05亿股,派发现金约为2.76亿元。徽商银行方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采取这一方式是为了更有效地支撑2018年的业务发展和进一步增强金融风险防御能力。2017年末,该行净利差在城商行中处于较好水平,但由于外源性资本补充不足,核心资本充足率下降至8.48%,已逼近监管红线。

  基金公司频频增资,开展新业务以及应对财务压力是两大重要原因。业内人士表示,这两年基金公司增资无非是为了助力业务发展,具体则更多的为了基金子公司达到净资本监管要求。

  “因政策监管,银行资金池业务受到影响,且银行近九成非标资产均需回表,银行资产规模随之受压。”杨荣称。

  但这一分配方案遭到了其大股东“中静系”的反对。“中静系”认为,分红总额增速同比负增长,与徽商银行正增长的盈利情况不符,减少现金分红会打击投资者信心;且议案中的送股方案并不会带来股东所持股份或股票价值的提升,反而内资股个人股东及H股全体股东需要按送股的面值(1元人民币/股)为基数缴纳所得税,会导致这些股东实际收到的现金锐减,因此提出了现金股利分配总额为36.71亿元的利润分配方案,其中包括2016年度需补分的现金股利13.87亿元,以及2017年度现金股利22.84亿元。

  一位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公募基金业务属于轻资产运营,大笔增资不一定是输入到公募业务,有可能是为旗下基金子公司的增资打基础。

  资管新规下,增量非标资产会受到限制,而对于存量非标准化债权资产,除非存在期限错配,否则要在2020年底前逐步回表。

  中静(实业)集团董事长高央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徽商银行“送红股”+“每10股0.25元(含税)现金分红”的方案实际上就是减少了现金分红。整体看,送股后,因为要为该红股交税,内资股个人股东和H股全体股东实际拿到的现金反而比不送股时要少,这些股东的利益受到了不必要的损害。他认为,就算按照每10股派人民币0.25元(含稅)也比现有的方案要好。2018年4月,民生银行董事会就听取了股东的意见,主动取消了送红股的分配方案。徽商银行在回应媒体时强调其分红率,是用“分红”的概念偷换“现金分红”的概念。

  一位基金子公司人士表示,2016底,基金子公司监管新规对净资本提出约束,要求基金子公司净资本不得低于1亿元、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不得低于负债的20%,调整后的净资本不得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的100%。新规后,从2017年开始,已有多家基金公司宣布增资,主要路径是股东向基金公司增资,再由母公司向子公司增资,增资金额少的几千万,多的高达十几亿。

  华东地区某上市股份银行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自2017年监管部门治理乱象以来,该行最明显的变化在于所有非标创新都已暂停,总行的政策也不再支持。所谓非标创新,即“伪投行”,也就是明股实债,属债务借助通道的一种“创新”。对于监管要求的非标回表,上述股份行人士称,总行层面压力更大,对于分行来说,这一块业务不能再开展,利润受到影响。因为非标资产的收益率比传统授信高得多,而现在只能多做存贷、标准化投行等传统业务。

  这两份提案的“胜负”已在6月30日召开的徽商银行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得出结果。据徽商银行7月2日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在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徽商银行董事会提请的2017年度利润分配预案获出席股东80.61%的投票赞成通过,大股东“中静系”提呈的关于利润分配的临时提案仅获出席股东17.7%的投票赞成,未能于股东大会上获得通过。

  6月份浦银安盛基金公司增资的主要目的正是为其子公司浦银安盛资管增资。日前,浦银安盛基金公司宣布,公司对旗下全资专户子公司上海浦银安盛资管进行增资,子公司注册资本由1亿元增加至14.8亿元。新增的注册资本13.8亿元已于2018年6月15日全部由股东浦银安盛出资。

  潘向东说:“股份行等中小银行能否达到合规要求,压力主要来自存款规模及资本充足率限制。中小银行相比大型银行在吸收存款方面存在劣势,如果吸收不到足够存款,放贷就会受限,非标返回表内就比较困难。中小银行实力比较弱,资本欠缺是另一个满足合规要求的重要压力。另外,由于中小银行负债成本较高,在非标资产受限情况下,投资何种资产既能保障利润又合规,也是中小银行面临的压力。”

  尽管投票结果已尘埃落定,但双方依旧各执一词。

  此前,鑫元基金的15亿元增资主要是为达到其资产管理公司净资本的要求,用于鑫沅资产的增资计划。此外的多起大手笔基金增资也都是为向基金子公司增资。

  与此同时,刚性兑付、资产端转型及组织运作子公司化也是中小型银行过渡期可能会面临的压力。具体来看,赵亚蕊认为,一是负债端打破刚性兑付,银行要进一步提高净值化产品管理能力;二是资产端向标准化转型,在转型过程中有哪些标准化产品进行对接,对银行业务经营及资本等各项监管指标可能会带来一定压力;三是组织运作子公司化,对于尚无相关经验的银行金融机构,这方面挑战较大。

  7月4日,高央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坚称,徽商银行不愿更改利润分配方案的主要原因是徽商银行原有的管理层“爱面子”,不愿承认并修正失误。

  记者了解到,有基金公司计划向其子公司增资以保障业务的正常运作,目前增资已进入流程。

  在兴业研究分析师孔祥看来,表内监管过严也是非标回表障碍之一。“开展非标投资本质上是因为贷款投不出去。银行其实也不想要很复杂的嵌套结构,对一些明显高收益但又投不出去的行业,只能通过非标,但如果回表则又要受到这方面的信贷约束。”孔祥说,很多农商行的资产负债结构比较传统,非标回表压力不大。但部分城商行,比如一些东北地区的银行和民营股东占比较高的银行,此前做法较为激进。

  而徽商银行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董事会审议通过的2017年度利润分配预案充分考虑了全体股东的利益以及公司运营的实际需要,平衡银行的收益和风险管理,以实现本行的持续发展与股东的长期稳定回报。该利润分配预案尤其受到了个人股东和H股股东的欢迎。从中小股东和H股股东的反应来看,为了徽商银行的长远健康发展,中小股东和H股股东更倾向于股票股利分红的方式。

  此外,2017年出台的机构定制基金新规也要求基金公司具备较充足的资本金,这也是部分未设立子公司的中小型基金公司增资的原因之一。一些中小型基金公司处境艰难,需要扩大资本以缓解压力。2012年前后市场下跌,部分基金公司陷入困境,出现了一波中小型基金公司扩增资的小高潮。

  非标转标规则制定进行时

  那么,这两种利润分配方案到底孰优孰劣呢?

  数据显示,目前注册资本金超过5亿元的基金公司有12家,其中,浦银安盛、农银汇理、鑫元基金、招商基金、兴业基金、中融基金、永盈基金等公司注册资本金较高。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