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味的租房,北京项目近况一览

保利未来大都汇开盘时间待定

  “我自己在顺义租的小三居前几天房东刚涨了700元,现在房租每月接近4000元。”北京的张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变味的租房“生意经”

保利未来大都汇位于昌平未来科学城英才南一街与鲁疃西路交汇处,总建筑面积66万平米,为大型城市级综合体,开盘时间待定,价格待定。敬请关注!

  入夏以后,以北京为代表的一、二线城市房屋租金继续上扬。某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武汉、重庆、
南京、杭州、成都住房租金都有所上涨。

  有了网贷后,租客短期支付能力提升,长租公
寓等中介就能够肆无忌惮地“抢房”了,房主看此情形,自然就会涨租金。

华润理想国总价430万/套起

  针对本轮租金上涨,7月以来多个一、二线城市都发布了规范租赁市场的相关政策。8月17日,北京住建委联合多个部门约谈几个主要长租机构负责人,要求各租赁企业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价格抢占房源哄抬租金,相关部门也会严查哄抬租金扰乱市场的行为。

  李宇嘉

华润理想国一期已于2018年7月18日开盘,户型面积90-140平方米,总价430万/套起。项目共875户,12栋楼。物业公司为华润物业。华润理想国项目位于昌平立汤路与北清路交叉点向东800米,样板间已对外开放。敬请关注!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约谈对租金的稳定会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期待租金大幅下跌,这个可能性不大。”对于此次租赁风波,他相信未来政府也会出台配套新政来稳定租赁市场。

  过去我们很单纯,认为租房就是业主与租客对等交易,中介只是撮合交易。包括线下看房、签合同等,中介提供的只是居间服务。怎么也没想到,中介会和P2P扯上关系,一门简单的租赁生意,居然做成了复杂的金融游戏。本想靠租房实现“美好生活”,居然陷入了精心设计后悄悄布下的金融圈套。近日,“到底房租有没有暴涨”、“到底谁推高了租金”的讨论正酣,长租公
寓第一雷平地而起。事实让雄辩平静,解剖这一案例,租房为载体的金融游戏大白天下。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租赁市场将成为未来调控的重点,因为租金的上涨比房价上涨影响更大。目前的各地政策更多针对的是市场某一阶段的情况而制定的,忽略了对租赁市场长期发展的考虑。只有建设一个健康的住房租赁市场才能让房屋租金更为合理。

  你以为只是签一份租赁合同吗?其实不然,这是一份网贷分期付款合同。别看互联网金融平台不咋景气,但在租赁领域可是香饽饽。一则,相比传统网贷看不清的底层资产,年轻人租房是真实需求,也有分期付款的诉求。“押二付一”模式下,客观上融资有必要介入;二则,有租客押金担保,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加上额度不算大,风险可控。于是,收益率(1%-2%)连余额宝都跑不过的租赁市场,嫁接互联网金融的玩法后,中介和网贷一联手,盈利机会就创造出来了

  住建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顾云昌认为,国家提出租售并举,租赁资产证券化是造成本轮租金上涨的特殊原因。一些租赁机构重新布局业务,利用资产证券化来扩大市场占有率,为此高价收进房源,从而带动了一部分租金上涨。

  对租客来说,支付的所谓“租金”(网贷分期付款),不仅包含网贷利息,还有租金,实际承担压力并不小。稍加思考,不难看出中介和网贷联合下套割韭菜的套路,也不难理解这样的模式对自己很不利。但为何,年轻的租客们还会选择呢?这就与当前部分年轻人的消费模式有关了。近期,央行《2018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还的额度756.7亿元,相比2010年增长近10倍。超前消费理念下,不少人享受花钱快感,却压根还不起钱。

  疯狂上涨的租金

  盛行互联网的当下是个好时代,又是个坏时代。朋友圈里,大把人整天在晒消费,“用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活在当下”,很多人接受这样的理念。2018《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中提到,35岁以下的年轻一代,平均每人每月储蓄只有1339元。就像信用卡消费“不花钱”的酸爽一样,“押二付一”的模式下,高额的房租和押金确实有压力,申请网贷以后,短期的压力小多了,至于多花了多少钱,留给明天吧!“花钱一时爽,还款火葬场”,超前消费刺激年轻人不断投入火坑。

  8月13日贝壳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北京租赁成交量环比增长19.2%,月租金为91.5元/平方米,环比上涨2.2%。

  问题是,这种只看当下的观念,助长了别人害你的心思。既然有了网贷后,租客短期支付能力提升,长租公
寓等中介就能够肆无忌惮地“抢房”了,房主看此情形,自然就会对租金待价而沽。再说,有了贷款,高租金就被分摊了,压力也就拖后了。中介、网贷、房东和租客四方形成的闭环中,租客自然会按时付租金,只要中介和网贷都不发生问题,这个链条就不会断裂。

  而根据中国房地产业协会的数据,7月份四大一线城市中,北京近一个月租金达到93元/月·平方米,环比上涨0.73%。上海的租金则达到75.8元/月·平方米,环比上涨1.77%。此外,深圳、广州的租金也分别上涨了1.55%和1.58%。尽管各家研究机构数据统计,因统计口径略有差异,但是北京租金价格在此轮上涨中一直居首。

  但恰恰,空手套白狼的中介不安分。这次长租公
寓“第一雷”中,涉事中介破产了。照理说,租客申请分期付款后,从网贷平台出来的一次性12月的租金,随即进了中介口袋。而在业主那一边,中介只需要按季度付租金,剩余的资金则截留下来为己所用。如果不是吃了喝了、炒股、卷款跑了,单单拿去扩张新房源,是不会沦落到破产境地,因为新的房源又有了新的现金流。如果破产了,那资金一定被非法挪作他用了。这也恰恰是当下行业监管上的巨大漏洞。

  中信证券(16.070, 0.00,
0.00%)在行业跟踪快报中指出,整租租金可能会低于市场的租金涨幅。分租,可能带动单位面积的租金上升。实际上,北京、深圳的单位面积租金涨幅可能已达到
20%。

  2016年,国家要大力扶持租赁,笔者当时供职的机构承担了一个课题,研究了一系列鼓励租赁的创新,比如监管创新、模式创新、融资创新。但后来,却发现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未回答清楚,到底谁来监管这个行业呢?单单行业定位,就吵了半天,最后才认定为租赁属于生活服务业。更进一步,谁来监管呢?工商、建设、房管、消防、民政、人口和市场监管等,貌似都有管理义务,但谁牵头管理这个费力不讨好的行业?当大家还在争论的时候,市场需求和租金水平还都搞不清楚的时候,早就嗅到红利的长租公
寓,已火速行动起来。短短3年就发展出2000多家租赁机构。现在,租赁与互联网、P2P、私募融合起来,监管难度更大了。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