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本国最大资本老鼠仓案,王勇同志和牟旭东紧逼王亚伟

  一问:10亿元老鼠仓规模,这还不算情节特别严重吗?

  “大家净值都差不多。要涨一起涨,要跌一起跌。”上述投资总监说。

  那些亏损的“老鼠仓”们

  对此判决结果,博时基金表示,“我们公司尊重监管层的意见,而且他已经不在我们公司了,没有其他态度。”而招商基金在杨奕“老鼠仓”案曝出时的回应是,该员工已于去年8月离职,对杨奕具体涉案细节及对投资者的影响只字不提。

  然而,在2008年的大熊市中,轻仓策略的基金则排在了前面。虽然政策面上利好不断,很多基金在前期加仓收获颇丰。特别是在房地产、水泥等概念炒作之前及时加仓或调仓的基金在这一波中赚得钵满盆满。

  交银施罗德专户投资部投资经理吴春永,利用其管理的7个账户进行内幕交易操作,买入宏达股份,后因宏达股份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告吹,投资亏损315.96万元。最终被处以30万元罚款。(苏曼丽)

  基金经理涉嫌建立老鼠仓,基金公司一般都定性为
“个人问题”,但如此定性显然并不客观,“人已离职”的说法更不能成为推脱责任的挡箭牌。就算离职,但他建老鼠仓的时候是在任职期间干的事,基金公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至少存在用人不察、监控不严、教育不力等问题。

  月底看谁闪得快

  钟小婧在2009年7月20日到2012年1月3日在担任汇丰晋信平稳增利基金经理及备岗期间,获得汇丰晋信管理的11只股票型基金、混合基金投资品种信息的查询权。钟小婧使用自己证券账户以及具有部分控制权的张某证券账户,同步于或者略晚于汇丰晋信各基金买入同一公司股票,共交易股票12只,累计买入成交金额324.8511万元,亏损8.45万元。这些账户涉案股票交易均通过钟小婧手机下单。

  而此前的很多内幕交易案件基本都源于知情人举报,监管部门主动查处的案例并不多见。杨奕案的曝出是由于小三上位不成最终反目,一纸举报信掀起惊涛骇浪;马乐案传闻是他在公司内斗中被一名GAY同事举报;而原中邮基金冠军基金经理厉建超也是如此,因为同行的羡慕嫉妒恨,监管层收到了举报小纸条。

  12月以来(截至19日),王亚伟的恒生电子涨了18%,牟旭东和王勇的用友软件涨了28%。

  汇丰晋信基金经理钟小婧被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并罚20万元

  老鼠仓并非只是一家基金公司的丑闻,整个基金行业亦为之蒙羞。基金老鼠仓发生后,基金公司应积极自查、反省与考虑补偿机制。监管部门对基金公司亦不应再睁只眼闭只眼,可采取暂停其新基金发行、基金管理费打折收取等措施处罚基金公司。

  个股的选择能力对小盘和轻仓的基金更是立竿见影。

  交银施罗德吴春永 

 

  按照12月18日成绩,王勇和王亚伟的单位净值增长率相差仅0.5%,也就是说,比照王勇和王亚伟在三季度末的头号重仓股比例,核心股票再涨15%就能超越王亚伟——当然,前提是王亚伟原地踏步。

  公开资料显示,1980年9月出生的钟小婧2008年11月加入汇丰晋信基金管理公司,2013年4月13日被解聘。钟小婧在任基金经理期间,业绩并不理想。以她管理最久的汇丰晋信平稳增利A为例,从2010年10月20日至她离职的2013年4月12日,该基金回报为6.4507%,而同类基金平均回报为7.8921%。另一只其管理的汇丰晋信货币A,在她任期回报为2.6214%,远低于行业平均4.4064%的回报。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马上交卷了,不能再犯错误。”上述投资总监对理财周报记者说。在这位投资总监看来,在大家差距不大的情况下,“更重要的是要比对对手操作。”所以,“动作要迅速,闪得快”。

  80后女基金经理“老鼠仓”亏8万  

  作者 宋兆卿

  前10名纷纷减仓落袋为安

  记者查阅发现,在已经处理的十多起老鼠仓案件中,发生亏损的并不多。亏损最多的原交银施罗德专户投资部投资经理吴春永亏损超过315万元。

  三问:查处来源多为举报,还有更靠谱的办法吗?

  黄林担任国海富兰克林中国收益基金经理期间,先于或同步于自己管理的基金买入卖出相同个股,涉及股票8只,亏损54000元,是老鼠仓亏钱第一人。最终被市场禁入、取消从业资格、处以30万元罚款。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