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仓案败诉,127只基金独辟蹊径挖掘冷门股

  新华社上海5月28日专电题:基金业“鼠”患成群
监管到位方能重塑行业公信力

  一季度伴随市场个股普涨行情展开,基金一改此前“抱团取暖”态势,持股集中度大幅下降

  时代周报记者 李冰心 王熙喜  发自上海

  新华社记者王原

  □ 本报记者 游敏常

  “我们还在准备材料,接下来会向法院起诉要求仲裁委员会撤回裁决。”2009年3月5日,北京律师张远忠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老鼠仓”丑闻正在基金业由点及面被曝光,基金经理成群结队被立案调查,卷入的基金公司达十余家。涉案“硕鼠”也由以往基金经理本人拓展到上下游的研究员、交易员、银行托管人员等,涉案金额最高者多达十余亿元。市场人士估计,此轮“老鼠仓”的曝光远未结束,涉案者或多达四五十人。而一些基金公司推诿责任、拒不道歉,导致行业公信力遭遇巨大挑战。

  4月份以来金鹰中小盘净值增长率达到12.9%,继续领跑积极配置型基金榜首。如此漂亮的业绩与其第二大重仓股——德豪润达近期优异的表现密不可分,后者4月份以来已经上涨了73%,位列两市涨幅榜第十一位。值得一提的是,金鹰中小盘是一季度唯一重仓该股票的基金,3月末时该股票市值占其资产净值的6.35%。

  2009年2月3日,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终局裁决,张远忠的委托人于畅请求基金托管人建设银行向上投摩根行使追偿权的仲裁请求被仲裁委员会驳回。轰轰烈烈的“老鼠仓”维权第一案败诉,折射出千万基民维权困境。

  基金业遍布“灰幕”

  事实上,像金鹰中小盘这般独具慧眼的基金不在少数。根据WIND资讯数据,今年一季度末,共有127只股票被单只基金重仓持有,其中表现最好的股票便是露天煤业和德豪润达,前者甚至超越了后者,4月以来涨幅高达92.8%,位列两市涨幅榜第七位置。重仓持有露天煤业的广发核心精选因此获益,二季度以来净值增长率达到了12.2%。

  基金维权第一案败诉

  去年底以来基金“老鼠仓”的曝光节奏远超往年,从前些年星星点点偶曝一两位基金经理涉案,到如今由点及面全行业爆发开来。

  出奇制胜 基金寻“独门重仓”

  原上投摩根成长先锋基金经理唐建涉嫌“老鼠仓”一案,早在2007年5月就已经被曝光。2008年4月,证监会公布调查结果,唐建自担任阿尔法基金经理助理起,便以其父亲和第三人的账户,先于基金建仓前买入了新疆众和的股票,为自己和他人非法获利总计152.72万元。2008年5月,证监会在历经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进行听证会之后,决定没收唐建违法所得152.72万元,处罚款50万元,并对其实行市场禁入。

  今年以起,中邮、嘉实、上投摩根、汇添富、光大保德信、汇丰晋信6家公司旗下基金经理正式被证监会[微博]立案调查,易方达、华夏、华宝兴业、海富通等公司也已被卷入“调查门”。历年来调查证实的“硕鼠”人数迅速上升,迄今为止逼近30人。

  今年一季度,伴随市场行情展开、个股普涨,基金一改此前抱团取暖的态度,持股集中度大幅下降。据统计,去年末基金重仓股总共366只,而这一数字在今年3月末上升至419。另外,根据《证券日报》统计,今年一季度偏股型基金中的重仓股重叠度为1.78,较去年高点时下降了25个百分点。

  随后,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张远忠律师对“老鼠仓”案发起民间维权,2008年7月,在案发期间持有上投摩根阿尔法基金的北京基民于畅正式委托张远忠代理其维权,要求基金托管人建行向基金管理人上投摩根进行追偿,将唐建150多万元的违法所得及由于其“老鼠仓”行为导致基金成本上升的损失部分归入基金财产。“老鼠仓”民间维权第一案正式立案。

  在这场“捕鼠”行动中,从资产管理规模首屈一指的公募基金,到业内名气最大的私募基金;从昔日公募“一哥”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到“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的私募大佬徐翔,均被裹挟在内,被曝涉嫌内幕交易。

  两市个股多点开花,基金经理为了在业绩排名中争得上游,将更多时间花在挖掘和培育自己的“专属”个股上。根据《证券日报》统计,2009年一季度末,共有127只基金有自己专属的重仓股,这些基金分别来自52家基金公司,既包括华夏、博时和嘉实这样的巨无霸公司,同样也包括新世纪、金鹰等资产管理规模较少的基金公司。

  “唐建违法行为具有明显的故意,损害了基金持有人的合法利益。”张远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强调,唐建的行为违反了《证券法》以及《基金法》,在接受证监会行政处罚的同时,其理应向受损害的基民进行民事赔偿。

  业内人士透露,除了先于公募基金私自买入相关股票,像老鼠偷吃粮食一般,将基金持有人利益转移到自己口袋中的“老鼠仓”之外,行业内还充斥着各种内幕交易手段。

  分基金公司来看,最擅长发掘黑马股的是华夏基金公司,该公司旗下五只基金分别独自重仓持有十只股票,光是王牌基金经理王亚伟管理的两只基金——华夏大盘精选和华夏策略精选灵活配置就分别拥有两只和四只“与众不同”的重仓股。

  号称“证券维权第一人”的严义明律师认为,建行作为基金托管人,应采取措施为保全基金资产尽到责任。“若不采取措施,托管人实际上就是职务懈怠,没有做到勤勉尽职。这是一种信托关系,即便是个人这样做,基金管理公司也应该对从业人员管理不严而造成的损失承担责任。”

  例如部分私募基金惯常的手法是,投资经理拿着从客户那里募集来的巨额资金购买股票,同时将股票推荐给公募基金、保险资管等大资金,待股价拉升后再卖出,投资经理按照获利资金的一定比例抽成。再如,资管机构抱团持股,拉升同一只或几只股票,达成台面下的“抽屉协议”,同时卖出获利。

  拒绝同质化 127只基金独辟蹊径挖掘“冷门”股

  然而,看似胜券在握的基民维权仲裁,历时7个月,最终还是以申请人败诉而告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庭认为,在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的事实前提下,被申请人并不存在《基金合同》项下所谓的“追偿”义务;也不存在可以“追偿”的基金财产。申请人以“违约为由”,请求被申请人为基金财产行使“追偿权”,并将所谓的追偿数额按《信托法》的规定“归入”基金财产,缺少法律依据和事实根据,“申请人的理由和证据均不足以支持其请求。”

  2013年以来,证监会已受理“老鼠仓”线索38件,卷入的公司也不再是单一个体,而是十余家资管公司。涉案人员已由以往的基金经理本人,扩展到上游研究员、后台交易员,甚至下游的托管银行人员;涉案金额最大者达十多亿元,最小金额也超过两千万元。

  鹏华基金以七只专属重仓股仅次于华夏基金,这些股票分别属于该公司旗下三只基金——鹏华普天债券A/B和鹏华普天收益和鹏华丰收。单是鹏华普天债券A/B一家便坐拥五只“另类”重仓股,分别是浙富股份、升达林业、威华股份、华东数控和北化股份。一季度以来这些个股分别上涨了29.0%、69.1%、44.3%、31.1%和76.5%,不过该基金属于债券型基金,股票市值占比较少对基金业绩带动有限,今年以来鹏华普天债券A收益率为0.44%。

  法律监管无力

  基金经理也成“临时工”

  万家基金和金鹰基金两家公司旗下基金单一重仓股也为数不少,分别为六只和四只。光是万家公用事业和金鹰中小盘就分别重仓了五只和四只与众不同的股票,前者主要重仓华闻传媒、通宝能源、郑州煤电、宝新能源和广电网络,后者则“独家”挖掘到德豪润达、ST有色、云内动力和同洲电子。

  “老鼠仓”的犯罪成本过低已经引起关注。为此,2008年8月,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首次审议刑法修正案(七),该项法案的修订首次将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行为的惩罚力度提上日程。

  面对持续的监管风暴,上海一家走专户特色的次新基金公司内部人士竟称:“做点老鼠仓怎么了?为基民赚钱就行了。”

  不过,国海富兰克林、富国、交银施罗德、浦银安盛、天治、信达澳银等少数几家基金公司旗下基金均没有自己独一的重仓股。

  此前,证监会基金部下发2007年一号文,其中要求基金公司申报员工自己和直系亲属的账户资料。这被外界解读为是监管当局正在建立对基金经理“老鼠仓”的监控体系。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