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喆阳转投私募,只想做个安静的投资人

  □本报实习记者 黄丽

图片 1邵喆阳:2006年12月加入华宝兴业,2010年6月起任华宝兴业收益增长基金经理,2013年6月起兼任华宝兴业服务优选基金经理,2014年6月任助理投资总监,兼任华宝兴业生态中国基金经理。

  □本报记者 黄丽

  蔡滨,何许人也?持有博时主题行业的基民最近都有这个疑问。2014年末,蔡滨正式接任博时主题基金经理,新年伊始,他再次出任博时产业新动力基金经理。接任博时主题这只百亿明星已属不易,蔡滨如何能够两线作战,“一肩两挑”?但博时基金[微博]用“16年来首次推出发起式基金”坚定地站在了蔡滨身后。

  邵喆阳

  2014年10月25日,一纸公告让张延闽成为基金通乾的基金经理。这是张延闽第一次独立管理公募基金。

  “答案很简单,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博时主题是博时基金价值投资的一面旗帜,公司不能也不会草率,价值投资风格延续不会变;博时产业新动力则主打的是’下一站主题投资’概念,对这两只重点产品,除了委任我担任基金经理之外,公司还将投入大量资源,为基金经理提供强大的投研支持。我们会全力以赴,按照‘大类资产配置-行业配置-精选个股’的脉络,延续价值投资,为持有人持续创造回报。博时16年来首推发起式基金说明我们作为基金管理人对业绩是很有信心的,我们自己会认购不低于一千万元,持有期将不低于三年。”蔡滨十分清楚也非常理解投资者的担忧和疑虑。实际上,蔡滨并非初出茅庐的新人,而是公募行业资深人士,目前担任着博时基金研究部副总经理。2009年加入博时基金前,他先后就职于上海振华职校、美国总统船舶公司、美国管理协会和中国平安证券,拥有多年投资研究经验。此次从“幕后”走向“台前”,蔡滨依仗的,是身后强大的博时投研团队,以及博时公司的坚定支持。

  从这周一开始,我每天清早醒来,都会有些莫名的焦虑和惆怅,一直到今天达到一个高峰。我想,这是因为今天是我在华宝兴业基金的Lastday。这些天,我变成了一个爱回忆的人,时间成为一格格影像,映画出脑海深处我在华宝兴业八年里的一个个片段。

  10月初,正值上市公司发布三季报,张延闽将上市公司三季报翻了一遍后,思考良久,随后重仓银行、券商等金融股。11月下旬以来,正如世人所见,金融涨势如虹,他看准了风口。

  对2015年A股乐观

  公募基金业在中国仍然是个年轻的行业。回看过去十年,华宝兴业基金公司应占有重要的独特地位并赢得尊重。华宝兴业为这个行业贡献了最多的投资总监,一度被称为“投资总监的黄埔军校”。虽然人员流动在短期内会对投资业绩造成一定影响,但华宝始终保持着良好的自身造血机能,人才辈出。她像希腊神话中的不死鸟菲尼克斯,总是浴火重生。她像《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可以拔毛变出几个分身,布局五湖四海。

  在之后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基金通乾净值增长40.95%,实现大逆转。2014年12月31日,基金通乾以47.68%的年收益率在传统式封基中排名第一,超出第二名19个百分点,成为封基年度冠军。

  中国证券报:请问你对2015年伊始的股市波动怎么看?在大小票行情的此消彼长中,你认为风会往哪边吹?

  我曾不止一次被同行或者客户问到此中缘由。或许郑安国董事长在公司创立之初的一段话能够使我们看出端倪——

  张延闽一炮走红后,记者见到了这位年轻的80后基金经理。研究员出身的他讲话语速不快,音调也不高。他说,确实有些人对市场的感觉很敏锐,总能及时感知市场变化,“但我不是这种人,我也做不到高频换手,所以买股票之前我会思考、研究很久。”在充斥着短线和波段的权益市场上,张延闽“敢于和卓越的公司谈恋爱”。只要看准了,就不放手。

  蔡滨:2015年开始,A股单日表现出现了比较大的震荡,日内上涨和下跌幅度都有所加大。其实在2014年12月份时,我们预见到这种行情会出现,有几个方面原因:第一,进入11月以来,大盘出现了大幅上涨,在短期的相对高位上形成了一定的获利盘;第二,资金的多元化趋势明显,包括短期杠杆资金加入,成交量达到八千亿元,在杠杆资金的影响下,股指的波动也会加大;第三,通过权重股拉涨停的方式拉升股指这种方式,对于参与股指期货的人来说也会有一定的影响。

  “因为我们的管理团队是由一群较早在中国从事资产管理的人组成,知道自己只是有幸在还不能算太长的年头里取得了良好的业绩记录。因为我们中的多数来自于中国最广大的农村,深知一粥一饭来之不易,一分一毫聚之为艰,所以会用农民的敦厚和忠诚倾力侍奉持有人的资产。因为我们中的多数都是信奉‘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儒生,所以将一诺千金视为行动的信条。归根到底,‘持有人利益高于股东利益’是我们不变的铁律。”

  这样的投资策略是对选股能力的考验极大。所以张延闽也格外谨慎,他不听上市公司讲“故事”,只投自己熟悉的、深入研究过的股票。凡是生活中感兴趣的公司,都会去仔细研究年报。

  这段时间以来,很多人在讲“抓大放小”,其实在任何时候,市场上都会有很多人总结出不同的风格,但对于我们这些专业的机构投资者而言,关注得更多的还是行业、公司和个股的机会,流动性带来的环境的变化,价值被低估的同时又受益于利率下降的板块估值修复,也是很好的投资机会,但以更长期的投资角度来看,我们还是会根据行业和公司的发展趋势来做投资,并不会受市场短期震荡的影响。

  可以清楚地看到,一诺千金的信念与追求卓越的精神相碰撞、相结合,释放出巨大的能量,成为华宝兴业发展壮大的主要动力。这种动力,始终表现在一脉相承的公司文化氛围里,选择了华宝兴业,就是选择了卓越,也选择了追求卓越的责任。这很像庄子所描绘的意境:凤凰发于南洋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清泉不饮。公司的创立者们,正是那“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的人。

  “投资其实是个概率游戏,就是在希望提高成功概率的同时增加组合赔率。”张延闽说,提高成功概率的方法就是听“风”,一个好的行业里跑出牛股的机会更大。同样增加赔率依靠自下而上精选个股,找到风中的“老鹰”才能有穿越周期的持续性。

  中国证券报:你对A股未来一年的走势有何研判?

  毫无疑问,我是非常幸运的。幸运的能在华宝兴业这个卓越的集体中成长,也幸运的能和群星闪耀的一群投资精英们共事,并得到他们的言传身教。我至今十分怀念2007-2008年那段日子大家挤在金茂48楼的会议室里参加投研会的情景,虽然那时会前需要连续熬夜准备材料,会上又经常被提问得满头大汗,但却是我成长最快、收获最大的几年。

  对于2015年的行情,他预计金融蓝筹将带领指数继续走高。此外,2015年行业轮动特征明显。若后续数据支持,中小板和创业板的繁荣或将在一季度过后。在未来一年具体的组合构建上,工业4.0、燃料电池、生物创新药将是他重点关注的方向,这也是他管理的新基金——融通转型三动力的主投方向。同时他也正对国企改革、互联网相关的专题进行了研究。

  蔡滨:我们对2015年的A股市场的投资机会还是比较乐观的。市场可能很担心经济增速下滑,但是我们觉得经济增速下滑已经在市场预期内,并且在经济增长的质量上和结构上会更好,质量会更好,结构也在改善。

  我是从2010年6月份开始担任华宝兴业收益增长基金的基金经理,而我与收益增长基金结缘则还要更早一些,始于2008年5月份开始担任这只基金的基金助理。在这将近7年的时间里,我对待收益增长基金,可以说是全心以待、全情投入。我曾经在很多的场合说过,我看待收益增长基金,就像看待我另外一个儿子,无数次在睡梦中一遍又一遍地审视这个从我心里长出来的组合,这是旁人无法体会的感情。

  “封基没有申赎压力,规模稳定,可以让我看得更远,想得更深。”张延闽透露,在对通乾进行调仓前,他几乎想了半年,才确定了投资策略。在好行业中选好公司,选定个股后长期持有。

  从2012年新政府上台以后,一系列的改革都在深化落实,落后和过剩的产能都在有序地调整。无论是新兴产业还是经济整体的发展,都积聚了很大的力量,新兴产业在经济总量占比中也有进一步的提升。所以,我们从产业占GDP比值的消涨角度来看,新兴产业和公司的成长空间有比较大的潜力。总的来说,2015年的GDP增速会放缓,但是国家政策方向和经济发展趋势的可预见性在增强,这有助于增加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和市场的信心。

  我与收益增长基金的缘分,其实也是我与基金持有人的缘分。从2011年开始,在每一次定期披露的基金经理报告最后一段,我都会写下这样的话:“感谢持有人这么长时间来给予我们的信任,支持和宽容,我们会继续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谨慎态度,勤勉尽职的工作来回报投资者。”请相信,这些话完全出于我的真心!

  首先,买股票的时候一定有假设,想清楚为什么要买它。“之前我买券商,就是因为看好市场的成交量上升,如果哪天这个假设不成立了,或者是流动性变差了,就要卖了。”其次,一定要设置目标价,一旦涨到目标价,就必须要卖了。第三,如果发现有更高潜在收益率的品种可以果断置换。想清楚再做,宁可把时间拉得稍微长一点,也绝不能跟风。这一思路,也将复制到融通转型三动力上。

  另外,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其实有利于中国这种资源进口国家的经济发展。例如2014年初的铁矿石价格下跌,极大地改善了国内钢铁企业的盈利状况。现在原油价格持续下跌,我们觉得对中国经济应该也是有一些正面影响的。原油除了需求放缓之外,更多的价格下跌来自于欧佩克供给的策略调整,所以我们预期可能到2015年下半年原油价格都会维持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

  如今要与他分别了,心中有万般不舍,就像燕子无论飞到多高,飞到多远,也不会忘记最初学习飞翔的这一片天空。所幸的是,收益增长基金连同我同时管理的另外两只基金——华宝兴业服务优选,华宝兴业生态中国,分别将由三位80后的优秀基金经理继续管理。我与他们共事多年,也让我对三只基金的明天充满信心。诗人政治家毛泽东曾经以诗词言志:“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就把这两句话赠送给他们以及华宝兴业投研团队里更年轻的同事们,祝他们鹏程万里!

  “投资本应是件安静的事。避开人多的地方,才能获得超额收益。”张延闽说。

  从资金的大类资产配置角度来看,居民、企业或者说机构的股票配置占比会逐步提升。因为在整体利率风险下行情况下,股票的相对吸引力会提升。再加上房地产的投资逐步下降,大宗商品低迷,资金会更多地流进股市。A股市场的国际化进程也在不断推进中,随着人民币的国际化,国外资金对A股配置需求也是不断提升的。放在全球市场来看A股都是属于低配的,国际资金也会增加这一块的比重。

  熟悉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我是一个慢热的人,也不是一个十分有进取心的人,回想从小到大几次重要的人生转折点,1998年报考上海交大,大三时决定考研,再到2006年加入华宝兴业,一直到这次决定离开公募行业,我似乎总是身不由己的被周围环境、被社会发展的洪流推着往前进,也不得不承认,前几次重大决定,事后看都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仅仅在一年前,当媒体不断报道公募基金经理大量离职时,我还觉得这是一件离我很遥远的事。但是到了2014年的第三季度,有一天我发现,和我同龄或者从业年限相近的小伙伴们也开始大批离开公募基金,曾经有一个周末,我一连接到三个道别电话。我忽然意识到,行业变革或许已经在不经意间发生了,谋求改变的想法,也这样不期而至。

  这大约就是老子在《道德经》里所说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