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团队式管理驱动规模化经营,马乐案大老鼠或藏匿银河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账户

  最大规模的“老鼠仓”有多大?原博时基金[微博]经理马乐给出的答案是10亿。日前,马乐由于涉嫌两个规模巨大的“老鼠仓”而被调查机构控制,而他背后的公募基金再次面临巨大的诚信考验。

  在许多公共场合,田仁灿说的最多的就是海富通并不是一家擅长追逐贝塔收益的公司,他也曾经多次受人“指点”:“田总,你追求阿尔法不对,在中国市场必须追求贝塔收益,做对了业绩就好”。

  综上来看,相对于自然人赵秋怡的账户,银河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持仓金额较大,有可能是马乐老鼠仓对应的那个大金额账户。

  2009年6月,证监会没收涉嫌“老鼠仓”交易的融通基金原基金经理张野违法所得229.5万元,并处400万罚款,同时处以终身市场禁入。

  田仁灿:我们强调真正市场化,当产品泛滥、市场不需要时,某些产品供应商会被淘汰出局,只有个别有特色的企业还存留。与此同时,产品变得稀缺,市场开始平衡。所以行业不要浮躁、不要盲目、不要激进。现在是练好内功的时机,如果内功没做好,未来终究还是被市场淘汰出局。当投资者变得理性的时候,他会花时间去关注能给自己带来预期回报的产品,所以管理团队的理念、价值观、企业文化以及一以贯之的作风值得投资者思考。

  2011年中报,博时精选出现在建研集团十大流通股东之中,而银河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是在2012年一季报现身该股,持有18.71万股,2012年中期增仓至43.93万股,2012年三季度退出。从股价走势推测,这笔交易获利预估在50%左右。

  博时基金原基金经理马乐涉嫌两个规模巨大的“老鼠仓”被控制

  证券时报记者:团队式基金管理注重强化小组力量,那如何处理基金经理的个性问题?

  建研集团有所获利

  被查处的基金“硕鼠”

  田仁灿:它可以实现投决程序细化。如果能够按照模式细化,投资这种“摸不着”的过程就有了可触摸属性。通过这个过程来达成产品最终表现,反过来,也可以看出什么环节薄弱。按照可持续发展、规模化经营的标准,产品增加不应该大幅增加人员配备。未来如果投资做得不好,模式细化分析可以知道哪些行业研究出了问题,可以分解业绩归因到人。因此,公司在管理大类资产时,方法论只要一致,同样类型产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复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小组制管理的基金业绩会大致稳定。

  从一开始的小试牛刀,到后来的数千万乃至上亿资金运作,马乐一步一步从一个基金经理变成史上最大金额老鼠仓的制造者。相比于早期基金行业暴露出的老鼠仓案件,马乐的不同之处有三点:一是金额更大、二是运用融资融券账户避免身份暴露、三是还采用了一些组合投资的策略。或许,这就是“基金黑幕”2.0版的升级模式吧。

  处罚:获利最高,难逃重罚

  他耐得住寂寞,赢得了团队的认可,更赢得了股东的信任。他是孤独的,又是快乐的。

  2000万操作福瑞股份

  根据《刑法》一百八十条第四款规定,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罚金。

  ◎我们希望对某一个行业,海富通只有一种声音。

  前面提及博时精选是在2011年中期介入誉衡药业的,而银河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出现在誉衡药业十大流通股东是在2011年三季度,持有78.61万股,2011年末小幅增至78.66万股,2012年一季度退出,持股时间超过三个月。从股价走势预计,难以产生收益。

  业绩:公募抬轿,业绩落后

  经历上述调整之后,海富通目前已在公司内部推行基金经理团队管理制度,将大类资产按照股票、固定收益、指数等模块进行划分,将基金经理分为不同类别的投资小组,对某一特定类别资产投资负责。

  综合两个可疑账户的交易情况,我们发现,这两个账户与博时精选的重合操作全部发生在2011年三季度以后,疑似老鼠仓账户首次现身普遍在2012年一季度到中期这个时间段。我们合理推测,虽然马乐在2011年4月就开始担任博时精选的基金经理,但彼时的马乐尚未心生“邪念”,或者还在为“老鼠仓”进行着准备工作。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股票都是博时精选先出现,疑似账户再出现,博时精选再加仓的路径。

  从现有消息来看,被发现有“老鼠仓”嫌疑的两个账户,无一例外都是“先进先出,公募抬轿”的操作方式,即在自己管理的公募基金买入之前,“老鼠仓”账户先行买入,公募基金随后建仓买入,推升股价。而在公募基金撤退之前,“老鼠仓”率先退出,获利了结。不过从马乐的业绩来看,他上任博时精选担任基金经理之后,该基金收益率跑输同行。

  田仁灿:基金经理小组的意思是,每个不同类别的资产小组里有核心人物,他的经验与技能相对可靠,组织团队内各个成员讨论达成共识。我们希望对某一个行业,海富通只有一种声音。通过分类管理同类产品并强化合作,每个基金经理的个性会在团队中分享并形成共识。这种模式可以扩大到更多基金产品,普通产品的本质基本相同。在具体落实过程中有一些特征需要调整,比如股票持仓比例要契合基金规模大小,这样基金未来呈现的业绩大致稳定。国外也只在一些层面强调基金经理个人的能力、强调个性化的策略,比如对冲基金,这种策略很难实现标准化、程序化,但大众化的普通产品则应该程序化,实行基金经理小组制就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

  相关:马乐涉嫌老鼠仓深度调查(一):赵秋怡或为可疑账户

  在马乐之前,公募基金行业最大规模的“老鼠仓”由原交银施罗德投资总监李旭利创造,当时“老鼠仓”规模为1800万元。相比李旭利先行买入“工商银行”这些大盘股的操作方法,马乐在场外动用大量资金聚焦小盘股的手法更显得肆无忌惮。而这也是他最终被交易所锁定的关键之处。

  田仁灿:海富通的考核模式很早就发展到当前需要阶段。过去的考核已经很独立,自下而上考核股票分析,独立于基金业绩之外。海富通考核基金经理,更多通过归因分析业绩表现,落实到每个细节。考核包括很多参数,如风控、流动性等,但并不强加于基金经理,希望通过这一些指标来认识业绩的质量。

  前文我们提到,赵秋怡很可能是马乐老鼠仓的一个可疑账户。整体看,这个账户金额并不大。按照媒体之前的报道,马乐还有一个10亿元规模的大账户。也就是说,如果赵秋怡是马乐老鼠仓的一个小账户,那么还会有一个大账户的存在,并且按照媒体报道的信息,似乎与博时精选的持仓会有更高的重合度。记者进一步分析博时精选各个时期的持仓,发现有多个券商的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出现在博时精选重仓股的股东名单之列。其中,银河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出现的次数最多,金额也相对较大。涉及的股票包括誉衡药业、建研集团、福瑞股份、翰宇药业、中天城投等。

  对于马乐而言,即便只追究3000万元账户的获利,其就已经创下了“老鼠仓”获利之最。更何况10亿元账户的运作和获利。毫无疑问,一旦马乐“老鼠仓”案件坐实,他将面临迄今为止公募基金领域最为严苛的刑罚。文/本报记者
范辉

  他的孤独还因为他在中国基金行业“过早地”推行基金团队式管理,弱化个人因素。在一个造星的时代,海富通没有明星,却一直默默在投研整合道路上前行。作为海富通的领头人,他清楚地知道,程序化产品并不能依赖每一位基金经理的个人能力,而应该程序化地分工,用不同的研究组合为基金未来业绩提供支持。

图片 1图:马乐“老鼠仓”疑似账户对应股票

  马乐:2006年加入博时公司,历任研究员、公用事业与金融地产研究组主管兼研究员、投资经理。在2011年4月12日至2013年6月21日期间,任博时精选基金经理。

  以大模块来整合投研资源

  4000万押宝中天城投

  从马乐的成长经历来看,他属于年轻有为一类。2006年加入博时基金,担任研究员、投资经理,从2011年4月开始担任基金经理。一个研究员只用了5年时间在一家大基金公司能够晋升为基金经理,这本身说明马乐在博时颇受认可。

  证券时报记者:海富通的厚积薄发阶段面临什么瓶颈?

  五股重合:誉衡药业、建研集团、福瑞股份、翰宇药业、中天城投或为老鼠仓标的

  

  证券时报记者:是否意味着基金已经走过了发展最快的阶段?

  马乐“变坏”主要在2012年

  由于深交所和监管部门的追查是秘密进行的,马乐发现自己行踪暴露也十分偶然。据称今年5月,马乐准备和家人外出度假,在机场办理登机牌时发现自己已经被边控。一个月后,马乐从博时基金离职。

  ◎投资者暂时离开基金是理性行为。

  马乐涉嫌老鼠仓深度调查(之二)

  进一步核查发现,除了这个10亿元的账户,另一个3000万元的账户同样如此,而这两个账户的背后控制者正是博时精选的基金经理马乐。因为操作得力,3000万元的账户是从1000万元开始运作,最后达到3000万元。

  田仁灿:过去在很多场合,我们一直说海富通处于建制阶段,公司体制程序等都需要完善,现在建制过程已经结束,海富通进入厚积薄发阶段,我们到了满怀热情和朝气地走向市场的时候。经过这几年摸索和团队打造,海富通已经形成了一个成熟团队,我们的体制、机制团队稳定,企业文化初步形成,拥有协同性高的企业氛围,海富通应该在公募领域展示实力,充分参与市场竞争。

  2012年中期,博时精选进入到中天城投十大流通股东之中,而银河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是在2012年年报中才出现的,持有573.09万股,持股数量较多,市值预计最高超过4000万元。2013年一季报即退出十大流通股东之列,博时精选也在这一时段退出。

  2010年9月,证监会通报,因涉嫌“老鼠仓”交易,景顺长城原基金经理涂强被没收违法所得37.95万元,罚款200万元,并终身市场禁入;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刘海被没收违法所得13.47万元,罚款50万元,并处3年市场禁入。

  海富通精选原基金经理丁俊离任,新任蒋征与陈洪共同管理;

  4000万豪赌翰宇药业

  2012年3月,交银施罗德基金[微博]原基金经理郑拓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金额4638万余元,获利金额1242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600万元。

  证券时报记者:在投研人员稳定的基础上,海富通希望达成怎样的目标?

  2011年中期,博时精选开始出现在福瑞股份十大流通股东之中,2012年一季报,银河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现身该股,持有115.94万股,2012年中期增仓至156万股。此后,陆续减仓,至2012年末持有51.07万股。2013年一季度退出,博时精选同样是在2013年一季度退出。这是银河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持股时间较长的一只标的,最高时候持股市值超过2000万元,从股价走势看,应有一定的获利。

  案发:账户被查,人被边控

  海富通在市场中有自己的特色,我们需要坚持特色,这份坚持需要耐得住寂寞,需要和股东不断沟通,并始终告诫自己不完美,很多东西需要重新思考谋划,但大趋势是海富通开始走向市场。

  2011年三季度,博时精选进入到翰宇药业十大流通股东之中,2012年中期银河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现身该股,持股180.54万股,2012年年报更是增仓至231.06万股,2013年一季度减仓至187.26万股。预计银河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在该股上最高持仓市值超过4000万元,且获利丰厚。

  2012年11月23日,李旭利一审被控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非法获利1071.57万元而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罚金1800万元。同时,对其违法所得1071.57万元予以追缴。李旭利二审还未宣判。

  证券时报记者:在资产管理行业,人才短缺是一大困境,海富通的人才战略是什么?

  “话说马乐长的天庭饱满、一脸正气,没想到胆子这么大,真是看不出来啊。”一位熟悉马乐的业内人士感慨道,“真是辜负了他清华高材生的高智商啊。”

  对于马乐“老鼠仓”,博时基金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截止到目前,公司并没有收到协助调查的通知。由于马乐现在已经离开公司,目前公司还无法对这一案件进行评述。一旦有需要公布事宜,会通过公告的方式发布。

  证券时报记者:如何实现您所说的预期明确?

  誉衡药业小试牛刀

  马乐的案发颇具戏剧性。根据监管当局的消息,深交所历来对金额特别巨大、买卖特别频繁的资金账户有追踪的制度。在对一个资金量为10亿元的账户进行追踪扫描时,发现该账户小盘股的投资标的和博时精选高度重合。

  作为海富通基金公司的总裁,田仁灿经历了从2003年筹备至今的整整9年时间。

  当然,由于公开信息所限,我们并不能确认赵秋怡以及银河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一定就是马乐涉嫌老鼠仓幕后的可疑账户。但交易所能够掌握更加详细的交易数据。对于监管部门来说,为我们解开最终的谜团应该不是一件难事。

  2011年5月,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韩刚因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处罚金31万元。韩刚成为中国基金业第一个因“老鼠仓”获刑的基金经理。

  证券时报记者:这种组织模式似乎是海富通的特色,除此以外,海富通的特色是什么?

  2011年10月,光大保德信基金原投资总监许春茂因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10万元。

分享到:

  在马乐之前,李旭利案是最大规模的“老鼠仓”案件。2012年11月23日,李旭利一审被控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非法获利1071.57万元而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罚金1800万元。同时,对其违法所得1071.57万元予以追缴。

  ◎投研考核一定要归因清楚,准确的考核是关键点,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谈奖惩。

  经历:年轻有为,颇受认可

  田仁灿:国外普通产品很少冠以个人名字,而以地域和资产管理公司的模式来呈现,招募书里可能会明确说一些团队,但不会说某某人。我不反对基金经理成为领袖人物,但最好出现在某些特殊策略中,而且应该自然形成。基金经理个人精力有限,即使在有研究支持的前提下,人的上限是一年能够深入跟踪20只股票,如果没有研究支持,或许5只都困难。现在产品越来越多,盲目增加基金经理并不是成熟选择,基金应该如同工业化一样思考规模化经营之路。

  据记者了解,近几年公募基金业“老鼠仓”频出,监管机构一直希望通过扫描交易数据的方式发现异常交易,而对公募基金重仓股进行比对更是例行公事。这种比对包括,同一公司旗下不同基金,对同一投资品种的异常交易,这使得早些年盛行的互相接盘彻底成为过去式。

  证券时报记者:目前市场上有71家基金公司、上千只产品,普通产品是否已经饱和?

  新闻链接

图片 2
海富通基金总裁田仁灿

  监管:异常交易,严密监控

  但他却常常扪心自问,市场贝塔永远很难被人力所掌握,最终只能通过追求阿尔法来获取收益,这种理念伴随他走过了资本市场的起起伏伏,经历了市场的重重考验。海富通的持有人结构给了他最大安慰,在多年市场震荡中,海富通旗下产品的赎回率一直很低,从侧面表明这家公司独特的理念受到了不少投资人认同。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