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紧货币严监管组合明晰,波动率指数激升

纽约2月5日 -
华尔街“恐慌指数”周一创下两年多来最大单日涨幅,因美国股市暴跌;这促使投资者涌向期权市场,寻求对冲股市进一步下滑的风险。

华盛顿2月5日 -
美国1月服务业活动触及近12年半高位,受新订单蓬勃增长带动,是年初经济动能强劲的最新迹象。

作者 李铮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资料图片:2008年1月,纽约,一名行人经过纽约证交所门前。REUTERS/Brendan
McDermid

资料图片:2013年6月,美国阿肯色州Rogers,一家沃尔玛超市内的生鲜商品货架。REUTERS/Rick
Wilking

资料图片:2013年11月,上海陆家嘴金融区,行人经过一处空中步道。REUTERS/Carlos
Barria

周一股市在剧烈震荡中收低,指标标普500指数.SPX和道琼工业指数.DJI都创下2011年8月以来最大单日百分比跌幅,自纪录高位开始的期待以久的回落走势加剧。道琼工业指数一度大跌1,600点,创下史上最大盘中点数跌幅。

即使在1.5万亿美元减税方案带来刺激前,经济成长就已然显示出增强迹象,从而引发了经济可能过热的担忧。减税方案上月生效,已开始在各个方面产生影响。

上海2月6日 -
始于去年上半年的中国金融严监管,步入2018年后防风险政策继续密集出台。今年宏观政策核心导向是降杠杆和防风险,纵观“一行三会”等监管部门今年工作部署,延续紧货币严监管的政策组合已明晰,去杠杆将全面发力,尤其是针对金融控股集团的监管料强化。

在衡量预期中的标普500指数短线震荡的指标中,Cboe波动率指数走势最受关注。周一VIX指数收涨20.01点报37.32,创下2015年8月以来最高收位。

指标10年期美债收益率升至四年高位,因投资者预测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升息步伐可能略快于先前预期。

开年以来,金融监管部门检查和处罚促进落实的力度也明显升级,制度对市场的强制性约束力突显。中国金融问题根源在于高杠杆,围绕着三年时间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安排,业内普遍预计,降杠杆成为解决当下金融风险累积的主要举措,通过大力度推进降杠杆,金融泡沫将逐步得到消化。

“这天一开始还蛮井然有序的,但突然间变盘,然后恐慌情绪开始出现,”嘉信理财(Charles
Schwab)驻德州奥斯丁的交易及衍生品副总裁Randy Frederick说。

美联储在2017年三次升息,预计今年也将升息三次。

“中央高度关注去杠杆工作,这是一个大战略,金融防风险仍有很多艰巨工作要做,...今年整体货币政策肯定是从紧的,基调还是这样子,前些年的刺激性政策会继续退出。”一位不愿具名的监管官员对称。

“可能有一些规模相当庞大的程式交易被触发。看起来像是一些机构投资者的程式卖盘,”他说。

周五出炉的一项数据显示,美国1月就业岗位增长加速,薪资同比增幅创下逾八年半以来的最高。周一发布的美国供应管理协会调查显示的情况亦是如此。

从央行对经济增长和物价形势的判断看,今年货币政策仍然可能稳中趋紧。央行副行长易纲稍早撰文强调,今年要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探索将影子银行、房地产金融、互联网金融等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将同业存单、绿色信贷业绩考核纳入MPA考核等。

据期权分析公司Trade
Alert,卖盘的力度非常大,促使交易员转向期权市场,交易量跳升至3,550万口,创纪录第三高位,也是2015年8月21日以来的最高水准。

“进行这项调查时,减税举措还没有产生实际影响,”RDQ
Economics驻纽约首席分析师John
Ryding表示。“就业增长强劲和成本压力上升,将使美联储有望在3月加息,我们仍相信美联储将在2018年加息四次。”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日前表示,去杠杆是问题的集中所在,管理金融风险的重点是在去杠杆,要准备迎接防范风险的各种各样的严格监管措施。

主要用于对冲波动性飙升风险的波动率指数看涨期权周一在10个交投最大的合约中占到九个。整体波动率指数期权交易量触及360万口,约为日均交易量的三倍。

ISM表示,其非制造业活动指数跳涨3.9点至59.9点,为2005年8月以来最高。指数超过50表明扩张。非制造业占美国经济活动的三分之二以上。

他并指出,过去追求GDP增长速度造成大量假的数字,带来了大量的不良资产,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后,有些地方开始把过去GDP水分挤掉,这是好事,“挤GDP水分的过程,其实也就是降低金融风险的过程。”

标普500指数.SPX期权及跟踪该指数的上市交易基金--SPDR S&P 500 ETF
Trust的交易量也高于平常水准。

新订单指数跳涨8.2点至62.7点,为2011年1月以来最高。服务业受访者认为订单增加与减税及经济形势好转有关。调查中产出指数上升2.0点,就业指数大涨5.3点至纪录高位。

FOST首席分析师冯建林亦持相同观点。他指出,鉴于原有增长模式依赖于加杠杆,政府、国企、居民的债务风险都在积累,并对应为金融业资产泡沫,今年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去杠杆,这与当局开始弱化对速度的追求实质是相通的。

MKM Partners驻纽约的衍生品策略师Jim
Strugger说,对冲活动活跃,与股市波动性升至数月高点一致。

**可靠的迹象**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上月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针对影子银行、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等突出问题,中国争取在未来三年左右时间,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结构适应性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范,经济体系良性循环水平上升。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