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审议委员原田泰警告不要过早撤出超常规刺激措施,即时观点

都柏林5月12日 -
欧洲央行管委连恩周五称,欧元区经济风险仍未平衡,欧洲央行需要看到薪资压力传导至通胀的证据之后,才会转变政策立场。

东京5月12日 -
日本央行审议委员原田泰周五表示,在撤出超宽松货币政策方面日本央行要“格外小心”,警告不要草率地被就业市场可能是暂时性的改善迷惑。

上海5月12日 -
中国央行周五公布,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1万亿元,远高于此前7,140亿元的调查中值;当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同比增长10.5%,低于调查中值10.8%,创下九个月新低。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资料图片:2015年12月,法兰克福,欧洲央行总部前飘扬的欧盟旗帜。REUTERS/Ralph
Orlowski

资料图片:2011年8月,日元纸币。REUTERS/Yuriko Nakao

资料图片:2016年3月,百元面值的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欧元区经济处于十年来最长乐观表现期,整体通胀率近来达到了欧洲央行接近2%的目标水准,在某些领域激发对于欧洲央行要开始缩减其2.3万亿欧元购债刺激计划的呼声。

在日本央行审议委员会的九位委员中,原田泰一直是强力货币刺激的强有力支持者。对于有关长期的、非常规刺激措施可能会扭曲金融市场并有损日本银行业的批评之声,原田泰并不以为然。

央行数据并显示,中国4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11.92万亿元,同比增长12.9%,调查中值为12.5%。

但连恩告诉,在央行感到大可放心调整超宽松货币政策立场之前,仍还有一段路要走。

“推迟撤出可能会有一些成本。与此同时,急急的从超宽松货币政策撤出也有成本,”原田泰在一论坛上表示。

央行并公布,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39万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多6,133亿元。

“仍存在下行风险,但尾部风险...在消退,而且势头是回归平衡,”连恩称,“所以是仍未达到平衡,而是朝着平衡的方向前进。”

在此之前,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周三表示,央行将考虑公布自己是如何计算,未来撤回大规模货币刺激政策将对央行财务状况产生的影响。

主要数据:

连恩表示,央行的“重要实质性辩论”,是在欧元区薪资压力存在疑问的情况下,中期通胀会向哪个方向发展。

这番言论是黑田东彦首次暗示,有可能向公众提供这类信息。

--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1万亿元,调查中值7,140亿元

“我们需要见到薪资涨幅确实迈向符合目标水准的证据,”连恩称。

原田泰表示,政策制定者判断价格趋势方面一定不能着急,因为通胀率会随着各种因素而波动,包括能源成本大跌这种暂时性冲击。

--4月末M2同比增长10.5%,调查中值10.8%

“我们目前见到不错的产出及失业率数据,这很好,有帮助,但重点是其中有多少会带动可持续的通胀。”

**难以了解物价走势**

--4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2.9%,调查中值12.5%

“基础通胀率要迈向目标,很重要的一部分将是:薪资通胀会达到什么水准?”

原田泰指出,关于就业增长将如何影响通胀,也存在不确定性,因为即便日本失业率在3月触及2.8%--这是个被认为接近全面就业的水平,物价也依然未能实现加速上涨。

--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39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6,133亿元

欧洲央行计划每月购买600亿欧元债券直到12月,而且在那之后,利率还将维持在超低利率很长一段时间。

“很难搞清楚通胀率的基础趋势。”原田泰说道,并称日本央行不能仅仅因为通胀加速到某个水平就冒然撤出刺激举措。“对于退出政策,我们必须非常非常谨慎。”

以下为市场人士的评论:

欧洲央行管委会消息人士上个月向表示,欧洲央行可能在6月的下次会议上释出缩减货币刺激措施的微小讯号,其他人士则表示秋季或许是较合适的时机。

鉴于通胀率顽固的守在零水准附近,日本央行官员已经强调指出,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撤出大规模刺激计划的行动。

--中金固收团队:

当问及未来货币政策决定的时间表时,连恩表示:“基于2018年必须有一套计划,今年年底之前必定要有所行动。”他并指出,对于买债计划设限的讨论是“次要的”。

但很多市场人士预期日本央行下一个政策举动将为撤出刺激举措,而不是进一步扩张,因为受益于全球需求的反弹,经济已经显示出强劲迹象。

监管趋严导致非标和债券萎缩,表外融资重回表内。

“各国央行都有一系列的工具,我认为相关讨论不应偏离欧洲央行实现通胀目标的能力。我们拥有一系列可以实现通胀目标的工具,”同时身为爱尔兰央行总裁的连恩表示。

日本央行理事雨宫正佳在周五稍早称,央行有足够的方法和工具从大规模刺激计划中平稳退出。

4月金融数据整体符合市场预期,并强于往年4月的季节性,与MPA考核、融资结构改变有关。从社融结构来看,监管收紧冲击债券和非标融资之后,信贷这一融资渠道有所放松,进而债券、非标转贷款,跟前期结构相反,表外转表内显着。

连恩正在欧盟提出一项倡议,创造由欧元区主权债券所支持的综合“安全”资产,这将有助于打破银行和政府间的连动关系,此一连动关系此前导致金融危机加剧。

编译 王洋/高琦 审校 刘秀红/于春红

在信贷和社融同比强于季节性的情况下,4月份M2增速进一步回落至10.5%,存款增长乏力是M2回落的主因。往后看,表内债券和非标派生的存款减少,而监管趋严下银行未来的同业业务受限;而另一方面,银行的流动性要求更为严格,导致银行对一般存款的抢夺更为激烈,倒逼提高存款利率。

其用意在于提供银行可以用来做为担保品的安全资产,从而可以降低自身对于政府债券的曝险。

监管的出面沟通以及流动性的改善,有助于稳定市场担忧的情绪,债市迎来喘息之机,收益率或小幅回调。对于债券市场而言,除非上调贷款利率,否则债券收益率进一步大幅上行的空间有限;但在自查势头及监管反馈落地之前,风险难释,收益率明显下行还得等待更多政策出台完以及去杠杠后货币政策的放松。关注后续信用债到期高峰的再融资压力。

但德国已对此构想提出批评,目前尚不确定欧盟执委会是否将在月底有关欧元区未来的文件中提及此事。

--华泰证券宏观团队 李超等:

连恩称,“工作小组有了良好的进展,但这单纯只是技术层面的。在考察这些工具在整体欧洲架构下的潜在角色时,还有更多的问题。”

居民贷款两个跷跷板关系,企业贷款超预期。首先,居民按揭贷款和居民抵押经营贷款以及居民消费贷款之间有一定的替代作用。其次,房地产调控的因城施策,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销售受到抑制,但是三、四线城市地产销售走强也会起到一定的对冲作用。我们认为由于存在两个跷跷板关系,未来居民贷款短时间内不会出现过快的下滑。企业中长期贷款5,226亿元,在传统的信贷小月企业表内贷款超出市场预期,显示了银行业自查将表外融资转移到了表内。

编译 刘秀红/蔡美珍/张明钧; 审校 张涛/于春红/艾茂林

基础货币拖累M2增速。M1和M2增速均出现回落,且剪刀差处在持续收敛走势。M1增速符合预测,而M2略低于预期。当前央行公开市场操作持续回笼基础货币将会从根本上影响广义货币的增长速度,叠加4月份的财政支出增速回落,M2在基数较小的情况下仍然出现增速持续回落,基本符合我们之前关于M2增速离目标渐行渐远的判断。

社融表内开花,表外哑火。银监会在4月初发布了7部银行业自查通知,银行部门在金融监管的压力之下减少了表外的资金融出,逐渐回归表内业务。

--东兴证券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 郑良海: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