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合法合规,深圳回迁房

当前,深圳列入拆除重建类城市更新的城中村,基本都属于无产权登记的历史遗留违法建筑,售价仅是同区商品房价格的二分之一甚至更低,回迁后则能摇身变成拥有“红本”的商品房。而且伴随着旧改进度的深入,其价格又有逐渐上涨的想象空间。

8月26日,龙湖业绩会遭男子打断受到社会广泛关注。8月27日,龙湖集团就此事回应表示,已向这位业主真诚致歉,并将强化管理,针对业主的合理要求迅速、积极改进相关产品和服务。目前双方已达成谅解。市场消息显示,他来自长沙,是长沙龙湖水晶郦城的业主。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6日电
租房最怕遇到随意涨租、虚假房源、租金贷,为了整治住房租赁市场乱象,多地监管部门集中“亮剑”。据中新经纬客户端不完全统计,近日,南京、深圳、杭州、山西、北京、合肥等六省市纷纷对住房租赁市场进行整治。

短短5个月,凭借一套位于深圳原特区外的破旧农民房,房产中介周明赚足了50万。

8月26日,在龙湖地产中期业绩会上,一位自称龙湖业主的男子情绪激动质问龙湖董事长吴亚军:“您是否知道,龙湖在长沙是维权的代名词?龙湖在长沙所有的楼盘都在维权,无一例外?您是否知道龙湖精装中新风系统的进气口和燃气出气口只有50公分?……”

虚假房源、随意涨租、租金贷成整治重点

今年3月,他以约1.8万元/平方米的单价入手一套65平方米的城中村房源;6月份,万科入驻这个城中村并正式启动城市更新的意愿征集工作;到了8月,这套房卖出了2.5万元/平方米的高价。

龙湖集团控股有限公司8月26日公布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1-6月,公司合同销售额达1056.2亿元,同比增长8.8%;实现销售收入385.7亿元,同比增长42.2%,其中物业投资业务收入25.8亿元,同比增长39.2%;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63.1亿元,减除少数股东权益、评估增值等影响后之核心净利润47.0亿元,同比增长26.0%;每股收益1.08元。

中新经纬客户端梳理发现,目前已有南京、深圳、杭州、山西、北京、合肥等六省市对住房租赁市场进行整治,其中虚假房源、随意涨租、租金贷成整治重点。

一进一出之间,他收获了可观的房源差价,还有1.5个点的佣金。

来源为金融界财经频道的作品,均为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在整治房源方面,山西通过部门联合执法,纠正和查处发布虚假房源信息;南京明确,利用2个月左右时间展开住房租赁市场专项整治;杭州则开展为期1个月的住房租赁市场专项检查工作,整治虚假房源;合肥针对住房租赁市场中房源信息虚假等乱象,通过上线运行合肥市房产中介行业诚信信息管理系统,针对性治理房产中介乱象。

这是一门特殊的生意——商品是“城中村回迁房指标”,实质上特指城中村里无产权登记的历史遗留违法建筑,在经城市更新之后得到确权,获得“红本”;交易双方为原村民和投资客,参与主体还包括房产中介和介入城中村旧改的开发商。

北京对虚假房源更是零容忍,据中新经纬客户端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北京住建委已查处房地产中介机构208家。

这也是深圳区别于其他一线城市的“灰色”地带:历史遗留的特性让它游离于监管的边缘,城市更新运动释放了其中的套利空间,诸如3年内兑现5倍收益的案例,在“买旧”圈子里口耳相传,驱动着这门隐秘生意越来越大。

为解决随意涨租等问题,深圳提出建立住房租赁行业主体备案和租赁合同备案制度;建立住房租赁指导价格发布制度,引导市场合理定价,提高租金透明度。

“如果你想入手,可以先预付定金。只要一有村民释放面积,你就可以优先选择。我们经手的很多客户都采取这种做法,不差钱,等货!”周明更具象的身份,是从事回迁房指标交易的房产中介。他说,这种回迁房的面积指标,原村民们一般以200平方米为一个单位逐次释放,整体供应货量偏少。他有一位客户,已经等了2个月仍未等到货。

在租金贷整治方面,杭州、南京均进行专项检查工作,严查是否存在租金贷合同套嵌,大力整治强制或诱导使用“租金贷”支付租金乱象。

投资客们热衷冒险的原因在于,商品房市场的调控力度正在持续加码,而这类“城中村回迁房指标”不仅不限购,售价也仅是同片区商品房价格的二分之一甚至更低。伴随着旧改进度的深入,价格还拥有逐渐上涨的空间。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各地在发展住房租赁中,在供应时围绕房源、租金、经营模式出现很多乱象,需要在供给端、分配端积极管控,防范出现侵犯人民群众利益的行为。

不过,哪怕游戏规则制定得再详细,这种非法买卖依然暗藏着风险与漏洞。由于无正式产权登记,一旦交易一方违约,另外一方也难以运用法律武器保障自身权益。

专家:呼吁加快住房租赁立法工作

城中村回迁房生意

日前,财政部、住建部公示了2019年中央财政支持住房租赁市场发展试点入围城市名单,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等16个城市入围,各个层面有关租赁市场的政策“红包”不断发放。与此同时,住房租赁市场不断出现乱象制约着整个行业健康发展。

傍晚5点左右,刚刚下过雨的天空还残留一丝灰暗。林姐匆匆吃完饭,拔腿朝小区门口跑去。

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指出,目前住房租赁市场处于规划立法建设阶段,相关法律空白,供应主体多,一些企业存在打擦边球思想。

她脚蹬运动鞋,身着一套运动服,过于休闲的装扮与惯常西装革履的房产中介相比,着实有些随意。但乍一开口,职业身份不言而喻。

谢逸枫建议,通过加快立法,建立住房租赁市场制度体系,尤其是加强金融对住房租赁市场信贷方面的规范,加大租赁市场土地供应量,保障房源供应,进而稳定租金。

“你来得正是时候。”她在约好的地点站定,还未来得及调整呼吸,脸上已挂起微笑,招呼十分钟前通过电话的新客户——“走吧,我带你去看房。”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尚无对住房租赁信贷的统一管理规定,对中介机构联合信托公司等发放的租房贷款要求并不明确,对网贷平台发放的“租金贷”等管理也存在空白。董希淼建议,规范住房租赁信贷行为,加强住房租赁信贷审慎经营。

林姐在深圳生活已经20来年。她早年从事摄影工作,变化大概从10年前开始。“我老公喜欢买小产权房,后来心一横,我也开始研究。”她说,发现这份中介工作的时间更加自由,于是开店、带客……风风火火干了起来。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租赁市场特别是长租公寓市场需要加大监管力度。长租公寓企业已经全面金融化,最大的问题是金融化带来的“资金池”。租金通过平台项目转移到公司名下,实控人可以随意动用,带来了巨大的市场风险。

不同于普通房产中介为商品房“牵线搭桥”,林姐的生意聚焦在打着旧改概念的城中村“小产权房”上。

关键词阅读:住房租赁 租赁市场 房源信息 租公寓 租赁合同

按照通常理解,小产权房一般特指经批准在集体土地上建设的合法村民住宅。但深圳早在1992年就完成了特区内土地国有化转制,2004年,为解决“无地可用”的困境,深圳又以城市规划“全覆盖”的方式,将特区外260平方公里土地转为国有土地,随之深圳成为全国首个没有农村建制、没有集体土地的城市。也正因此,在深圳官方口径中,历来没有“小产权房”这一说法,只有违法建筑这样的称谓。

不过,过往这些年,依然有大量的土地没有完成相应的补偿或者返还手续,实质上仍掌控在原村民个人、村集体或股份公司手上。不菲的房地产利益,推动着私房、厂房在其上鳞次栉比地立起。

深圳日常所提到的“小产权房”,既包括这类没有合法报建手续、无产权登记的违法建筑,也包括有合法报建手续的农民房、集资房、军产房、安居房等。

十年前,“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违法建筑”这个概念被提出。上述提到的没有合法报建手续的建筑,如果建于2009年6月2日之前,则被归属为历史遗留违法建筑,在符合确认产权条件的前提下,经过一定程序有可能得到确权,转为合法建筑。

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深圳早已从当初3万人的小渔村演变成如今拥有1300多万常住人口的大都市,日益增长的人口正在给这座建设用地奇缺的城市带来挑战。

如何盘活存量用地,实现土地资源的高效再利用,是深圳破解发展瓶颈的重要途径。政府部门将眼光投向遍布深圳各区各街道的“城中村”,根据深圳规土委去年的普查数据,城中村用地达到321平方公里,建设用地占全市的31%。

一场城市更新运动的大幕在深圳轰轰烈烈拉开。政府以此绕道打开违建困局,使符合条件的历史遗留违法建筑“正名”。

用业内术语来形容,林姐卖的正是城中村以城市更新之名得到确权的回迁房指标。在深圳,诸如此类的交易异常活跃。位于原特区外龙岗的布吉、横岗、爱联,宝安的沙井、固戍等城中村密集分布区域,均成为投资客趋之若鹜的购买“热土”。

“早期,深圳城中村回迁房基本都由原村民的亲朋好友内部消化。现在为什么这么火?一方面,深圳列入拆除重建类城市更新的城中村项目多了。另一方面,大家心知肚明这个过程所获取的利润空间到底能达到多少。”周明说。近两年,他混迹于深圳龙岗各处城中村,“撮合”了不少回迁房指标交易。

3年旧改 房价5倍翻转

林姐带着新客户爬上小坡,穿过热闹的小区商业街,眼前顿然开阔,“看,京基木棉湾旧改项目就在这里。”她将手指向坡下一片参差不齐的建筑物——低矮的旧式农民房密密麻麻耸立,狭窄的小巷沿着村道延伸至深处又纵横交错。

这是一个普通城中村遭遇旧改后的样子,明亮与幽暗泾渭分明:有的房子门窗早已被拆除,裸露出千疮百孔的破败;还有部分未签约的房子顽强坚守,暗自不动。

“那边是我自己买下来的两套。”林姐指了指靠近路边的一栋。这么多年辗转于深圳龙岗布吉一带的一堆城中村,她早已将大部分身家押注于此。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