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回迁房,消协提醒

又是一年开学季,不少大学生选择在校外租房。昆明市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布消费警示,提醒大学生校外租房应谨防“黑中介”,应仔细核查房屋资质,依法签订租赁合同,不轻信口头承诺。

当前,深圳列入拆除重建类城市更新的城中村,基本都属于无产权登记的历史遗留违法建筑,售价仅是同区商品房价格的二分之一甚至更低,回迁后则能摇身变成拥有“红本”的商品房。而且伴随着旧改进度的深入,其价格又有逐渐上涨的想象空间。

中证网讯8月29日,市场传言银行房地产开发贷额度收紧。有银行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证实,“确实有这个指导,应该是不能超过3月底的规模。不过我们行本来存量就少。”另有银行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最近其所在银行的房地产开发贷表内额度进一步收紧,表内额度已经非常少了,目前正在做表内转表外。有信托人士称,这会对房地产公司带来较大影响。

消协提醒,大学生租房前应充分了解房屋租赁市场,选择资质完备、口碑较好的中介公司,注意查看中介的相关证照,可登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企业相关情况;应仔细甄别“低佣金”“免押金”“低租金”等所谓优惠宣传,谨防“黑中介”“假房东”和虚假房源信息等陷阱。

短短5个月,凭借一套位于深圳原特区外的破旧农民房,房产中介周明赚足了50万。

关键词阅读:房地产开发 证券报 银行人士 额度 中证

签订合同前,要在房东在场的情况下逐项检查确认房屋内物品、装修、附属物的状态,详细列明屋内设施数量和状态验收清单,双方共同确认水、电、气等安全可用,结清交割物业、水电、燃气、电话宽带等费用。

今年3月,他以约1.8万元/平方米的单价入手一套65平方米的城中村房源;6月份,万科入驻这个城中村并正式启动城市更新的意愿征集工作;到了8月,这套房卖出了2.5万元/平方米的高价。

消协提醒,在与房东签订合同时,应明确租赁双方的权利与义务,合同中应标注清楚租赁房屋面积、设施家具、租赁期限、租金支付方式、押金退还方式、合同的解除或变更情形以及违约责任的承担等相关内容。

一进一出之间,他收获了可观的房源差价,还有1.5个点的佣金。

消协特别提醒,在正式签订合同前,切勿轻易向中介或房东缴纳任何费用。与中介及房东口头协商的内容也要形成书面条款写在合同中。合同签订后,尽量选择季付、半年付等租金支付方式,切勿一次性交付大笔租金。

这是一门特殊的生意——商品是“城中村回迁房指标”,实质上特指城中村里无产权登记的历史遗留违法建筑,在经城市更新之后得到确权,获得“红本”;交易双方为原村民和投资客,参与主体还包括房产中介和介入城中村旧改的开发商。

此外,大学生在租房过程中应增强自我保护意识,妥善保管好聊天记录、合同信息、缴费收据等各类凭证;当自身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应及时向市场监管、消协等部门投诉,依法保护自身合法权益。

这也是深圳区别于其他一线城市的“灰色”地带:历史遗留的特性让它游离于监管的边缘,城市更新运动释放了其中的套利空间,诸如3年内兑现5倍收益的案例,在“买旧”圈子里口耳相传,驱动着这门隐秘生意越来越大。

“如果你想入手,可以先预付定金。只要一有村民释放面积,你就可以优先选择。我们经手的很多客户都采取这种做法,不差钱,等货!”周明更具象的身份,是从事回迁房指标交易的房产中介。他说,这种回迁房的面积指标,原村民们一般以200平方米为一个单位逐次释放,整体供应货量偏少。他有一位客户,已经等了2个月仍未等到货。

投资客们热衷冒险的原因在于,商品房市场的调控力度正在持续加码,而这类“城中村回迁房指标”不仅不限购,售价也仅是同片区商品房价格的二分之一甚至更低。伴随着旧改进度的深入,价格还拥有逐渐上涨的空间。

不过,哪怕游戏规则制定得再详细,这种非法买卖依然暗藏着风险与漏洞。由于无正式产权登记,一旦交易一方违约,另外一方也难以运用法律武器保障自身权益。

城中村回迁房生意

傍晚5点左右,刚刚下过雨的天空还残留一丝灰暗。林姐匆匆吃完饭,拔腿朝小区门口跑去。

她脚蹬运动鞋,身着一套运动服,过于休闲的装扮与惯常西装革履的房产中介相比,着实有些随意。但乍一开口,职业身份不言而喻。

“你来得正是时候。”她在约好的地点站定,还未来得及调整呼吸,脸上已挂起微笑,招呼十分钟前通过电话的新客户——“走吧,我带你去看房。”

林姐在深圳生活已经20来年。她早年从事摄影工作,变化大概从10年前开始。“我老公喜欢买小产权房,后来心一横,我也开始研究。”她说,发现这份中介工作的时间更加自由,于是开店、带客……风风火火干了起来。

不同于普通房产中介为商品房“牵线搭桥”,林姐的生意聚焦在打着旧改概念的城中村“小产权房”上。

按照通常理解,小产权房一般特指经批准在集体土地上建设的合法村民住宅。但深圳早在1992年就完成了特区内土地国有化转制,2004年,为解决“无地可用”的困境,深圳又以城市规划“全覆盖”的方式,将特区外260平方公里土地转为国有土地,随之深圳成为全国首个没有农村建制、没有集体土地的城市。也正因此,在深圳官方口径中,历来没有“小产权房”这一说法,只有违法建筑这样的称谓。

不过,过往这些年,依然有大量的土地没有完成相应的补偿或者返还手续,实质上仍掌控在原村民个人、村集体或股份公司手上。不菲的房地产利益,推动着私房、厂房在其上鳞次栉比地立起。

深圳日常所提到的“小产权房”,既包括这类没有合法报建手续、无产权登记的违法建筑,也包括有合法报建手续的农民房、集资房、军产房、安居房等。

十年前,“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违法建筑”这个概念被提出。上述提到的没有合法报建手续的建筑,如果建于2009年6月2日之前,则被归属为历史遗留违法建筑,在符合确认产权条件的前提下,经过一定程序有可能得到确权,转为合法建筑。

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深圳早已从当初3万人的小渔村演变成如今拥有1300多万常住人口的大都市,日益增长的人口正在给这座建设用地奇缺的城市带来挑战。

如何盘活存量用地,实现土地资源的高效再利用,是深圳破解发展瓶颈的重要途径。政府部门将眼光投向遍布深圳各区各街道的“城中村”,根据深圳规土委去年的普查数据,城中村用地达到321平方公里,建设用地占全市的31%。

一场城市更新运动的大幕在深圳轰轰烈烈拉开。政府以此绕道打开违建困局,使符合条件的历史遗留违法建筑“正名”。

用业内术语来形容,林姐卖的正是城中村以城市更新之名得到确权的回迁房指标。在深圳,诸如此类的交易异常活跃。位于原特区外龙岗的布吉、横岗、爱联,宝安的沙井、固戍等城中村密集分布区域,均成为投资客趋之若鹜的购买“热土”。

“早期,深圳城中村回迁房基本都由原村民的亲朋好友内部消化。现在为什么这么火?一方面,深圳列入拆除重建类城市更新的城中村项目多了。另一方面,大家心知肚明这个过程所获取的利润空间到底能达到多少。”周明说。近两年,他混迹于深圳龙岗各处城中村,“撮合”了不少回迁房指标交易。

3年旧改 房价5倍翻转

林姐带着新客户爬上小坡,穿过热闹的小区商业街,眼前顿然开阔,“看,京基木棉湾旧改项目就在这里。”她将手指向坡下一片参差不齐的建筑物——低矮的旧式农民房密密麻麻耸立,狭窄的小巷沿着村道延伸至深处又纵横交错。

这是一个普通城中村遭遇旧改后的样子,明亮与幽暗泾渭分明:有的房子门窗早已被拆除,裸露出千疮百孔的破败;还有部分未签约的房子顽强坚守,暗自不动。

“那边是我自己买下来的两套。”林姐指了指靠近路边的一栋。这么多年辗转于深圳龙岗布吉一带的一堆城中村,她早已将大部分身家押注于此。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