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元泡面敞开供应,恒大三房企集体减员

按语:市场下行、头部放缓、资金趋紧,随着房企半年报披露接近尾声,关于过冬、关于未来,房企们给出了或诚恳或冠冕堂皇的回答;在房住不炒的前提下,如何活下去并且活得更好,是大家面前共同的考题。不同的是,每家的护城河宽度不同、深度不一。从本期起,北京商报新北京楼市周刊推出房企半年报特别策划——寻找房企护城河,一起寻找那些可供行业品评的样本。

提起机场消费,许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价格高”“垄断”。78元一碗面条,59元一碗馄饨,28元一碗粥……机场的“天价”餐饮,一度令人望而却步,引发乘客吐槽。

在着手梳理组织架构、开展“事人匹配”动作的第一年,半年时间万科房地产开发系统的员工数量却减少了近600人。

伴随着中报的密集披露,房地产行业财务状况浮出水面。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房地产历来是为数不多买卖双方可同时运用杠杆的行业。在买方市场杠杆率不断被挤压的今天,卖方市场,也就是开发商层面的杠杆率却在不断攀升。

今年两会部长通道上,中国民用航空局局长冯正霖表示,民航局将进一步改进服务措施,提升服务品质,推进机场餐饮“同城同质同价”。

减员,并非万科上半年独有变化。TOP3房企中,碧桂园和恒大的员工人数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北京商报记者根据Wind和房企已经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统计发现,截至发稿前,TOP
30房企中,近七成已披露半年报的房企资产负债率超80%,部分甚至攀高到95%;更能体现房企杠杆水平的净负债率则成为这一行业“不能说的秘密”,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在半年报中回避这一数据;与之相对的,是开发商们现金流的日益恶化。行业入冬之际,此前借助杠杆不断扩张的房企们深知降杠杆的重要性,不拿地、缓拿地、快回款成为了不二选择。

9月13日,宁夏的银川河东机场发布消息,宣布将全面下调餐饮价格。本次餐饮调价共涵盖面食、快餐、盖饭、砂锅、小吃、咖啡、奶茶等9个大类的209款餐品,调整后,航站楼整体餐饮价格将有较大降幅。其中,最受旅客关注的牛肉面价格,调整后降幅达到了54%。

与减员减薪相应的表现是,从中期业绩来看,万科、碧桂园销售增速下降已成事实。

总体可控:部分企业存流动性压力

图片 1

房地产行业进入增速放缓的时代,购房者需求不断升级,势必对房地产企业职能部门员工要求、能力都产生质的影响。用万科集团总裁祝九胜的话来说,如果单纯依靠内部的培训和改造让员工能够迅速赶上市场和客户的变化,这个显得有点勉强。

截至记者发稿前,房地产行业的半年报并未完全披露,因此,依据中国指数研究院早前对外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品牌房企销售业绩排行榜》,前30企业权益金额门槛为365亿元。为了解2019年上半年销售较为出彩房企的负债表现,北京商报记者对榜单中销售排名前30名的房企的相关负债数据进行了统计。

每经小编注意到,在银川机场之前,已有多家机场推进机场餐饮“同城同质同价”。人民日报海外版曾在今年4月发文称,机场“天价”餐饮在一二线大型机场已基本杜绝。

曾任阿里巴巴首席人力官、资深副总裁的邓康明在最近一次演讲中提到,核心团队是剩下来的,不是选出来的。

截至8月26日,根据Wind数据显示, TOP
30房企中共有19家房企发布了中期报告,其中13家房企资产负债率超过80%,占已披露中报房企比例的68.42%;其中更有2家房企突破90%大关:挂牌上市仅一月有余的中梁控股在该指标上达到95.25%,位于房企第一阵营的融创中国于2019年上半年的资产负债率为90.84%,

机场吃饭有多贵?明星曾集体吐槽

他给出了一个核心团队的合理比例——老人、外来新人和培养新人之间比例为5:3:2。

榜单中TOP
30资产负债率处于80%以下的有7家,分别是中海地产、华润置地、龙湖集团、绿城中国、远洋集团、雅居乐地产以及龙光地产,其中,昔日有“净利润之王”美称的中海地产延续了一贯的“优等生”做派,其资产负债率仅为60.07%。

2016年8月,演员刘晓庆在某机场点餐后遇到过价格高达90元的一碗面。此前,岳云鹏、黄晓明等也吐槽过机场吃饭贵。

对于三大龙头房企而言,无论是市场压力驱使,还是行业变化使然,人员的“减法”这道题已经非做不可。

在房地产行业,资产负债率向来被视为评价房企负债水平的综合指标,由于前期投入大、资产负债率过低,不能起到较好的财务杠杆作用,会使得企业筹资成本较高;资产负债率过高,企业财务风险较大,造成企业偿债能力较弱,甚至可能导致企业资不抵债最终破产。业内普遍将80%视为房企资产负债率的警戒线,85%则是红色警戒线。

图片 2

三大房企同“减员”

现实情况也显示,在融资上,房企资产负债率如超过85%,大概率会因负债过高而被排除在外。国家发改委此前发布的《关于支持优质企业直接融资进一步增强企业债券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通知》提到,支持建筑业、房地产业营业收入大于300亿元的企业进行发债融资。其中对房地产企业的要求为,资产总额大于1500亿元,营业收入大于300亿元,不超过所在行业资产负债率重点监管线;未明确重点监管线的,原则上资产负债率不得超过
85%。

图片 3

在一家闽系房企从事人力资源工作15年的林轩未曾如现在这般感触深刻。“不仅高管焦虑,员工也普遍感觉焦灼。”他说。

“总体来说,开发商85%的资产负债率数据是可以容忍的,但部分企业超过这个指标,一定程度上可能会存在经营安全问题。此类企业要警惕兑付压力,一旦销售成长不可持续,就会有流动性的压力。”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提醒。

图片 4

焦虑情绪起源于市场形势,最终反映到一组小小的数据上面。万科、碧桂园、恒大发布2019年中期业绩报告后,林轩敏锐地捕捉到,在同样的时间段,三大地产巨头人事指标不约而同呈现下降态势。

净负债率:半数房企回避

图片 5

这个时间点,是万科开启“事人匹配”工作、组织架构重建一周年,也是碧桂园进行组织架构优化的第一个半年。

天津松江517.67%居榜首

今年8月、9月,均有网友在微博上吐槽,银川机场一碗牛肉面60元,比发达地区机场的价格都贵不少。

调整的结果已然直观体现出来,“必然会带来人员数量的变动,甚至是减少。”林轩说。

除了资产负债率外,另外一个开发商更不愿意提及的债务数据也有攀升的趋势。

图片 6

在中期业绩会现场,万科总裁、首席执行官祝九胜也将开发系统人数的减少与开展“事人匹配”联系到一起。其实,早在去年9月提出“因事设岗、因岗配人”的同时,万科董事局主席郁亮就曾说过,业务梳理过程中势必有人会离开万科。

所谓净负债率,即/净资产,其中有息负债选取的是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长期借款、应付票据和应付债券之和。在这个计算公式中,撇去了预售房款的影响。

9月13日,银川机场发布消息,9月15日起全面下调餐饮价格。本次调整后,最受旅客关注的牛肉面价格,调整后降幅达到了54%;旅客需求较大的盖饭类餐品平均价格降幅达到了25%;米饭、馒头等4款主食餐品价格实现与市区一致;组合类套餐餐品价格,调整后降幅达到了22%。

与万科有所不同,碧桂园与恒大均明确否认了“人员减少”的说法。碧桂园总裁莫斌称,人员数量变动主要是公司对人员结构进行优化。优化过程中,碧桂园安排了一些绩效考核,相关同事有进有出。

根据Wind数据,截至8月26日,已有百余家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的上市企业集中披露了半年报或中期业绩报告,其中近半数企业没有就净负债率情况予以披露。而从公布净负债率数据的房企来看,包括金融街、北京城建、华发股份、蓝光地产等21家企业净负债率超过100%。

为满足旅客各类便利产品的购买需求,还设立了“同城同质同价”专柜,将纸巾、饮料、方便面、火腿肠等十余款旅客需求量较大的便民商品纳入专柜陈列,并在显眼位置张贴“同城同质同价”标识牌,方便旅客进行购买。

比如碧桂园的新业务板块机器人,上半年就补充了1600多个科研人员以及2500多个从业人员,总计增加员工数超过4000人。

天津松江以高达517.67%的净负债率位居高负债房企榜单之首;华远地产、天地源、嘉凯城等均突破200%;华发股份、珠江实业、格力地产等企业也逼近200%。

今年8月22日,某微博大V提到,自己在兰州中川机场遭遇一碗要价78元的牛肉面,外加3元餐具费,共81元。一石激起千层浪,网友对机场各类高价餐饮吐槽甚多。

恒大同样选择在新业务的人员搭配上发力。从3月底开始,恒大从全集团在册员工中转移了将近2000人进入新能源汽车板块旗下的三个集团。恒大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兼总裁夏海钧告诉经济观察报,恒大的总人数并没有减少,只是为了发展新产业,进行了产业之间的人员调整。“新能源汽车板块现在被划归到另一上市平台恒大健康里,这两个平台一进一出的人员数量基本相当。”一名恒大内部员工透露,至于恒大转移后的这部分人员空缺,将会通过今年校招进行补充。目前恒大已完成了超过3000名校招生的招聘工作,按照计划,这部分人员要到9月份才正式入职。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